璁句腑骞肩綉涓洪椤 | 鏀跺惉涓辜寰崥
RSS璁㈤槄 | 鎵嬫満鐪嬩腑骞 | 寰俊璁㈤槄涓辜 | 鍔犲叆鏀惰棌 | 缃戠珯鍦板浘

小树会不会说话(辩论活动)

2011-07-17 鏀惰棌 澶嶅埗鍦板潃
杞浇锛

每天晨间锻炼,我都早早地带幼儿来到操场上,先观看中班哥哥姐姐做操,然后再开始我们的锻炼。孩子们常常被哥哥姐姐优美的动作吸

每天晨间锻炼,我都早早地带幼儿来到操场上,先观看中班哥哥姐姐做操,然后再开始我们的锻炼。孩子们常常被哥哥姐姐优美的动作吸引着,不由自主地跟着一起手舞足蹈起来。今天,偶然地发现超超正无所事事,在同伴之间穿来穿去,还不时地去摘身边的树叶,地上显然已经躺了很多他的“战利品”了。芸芸发现我在看超超,也发现了他摘下的树叶,不满地说:“你把小树叶弄痛了,小树在哭,在批评你呢!”超超满不在乎地说:“没关系,小树又不会说话的。”他俩争吵着,谁也说服不了谁,只能向我求助。我故意露出为难之色,说:“这样吧,一会做完操回教室,我们请小朋友们帮帮忙吧!”回到教室,稳定情绪后,我把刚才的事向孩子们描述了一遍,并说“现在芸芸和超超碰到了一个难题了――小树会不会说话,大家能帮忙回答这个问题吗?”我的话音刚落,孩子们便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。“会说话”“不会说话”的喊声此起彼伏。见此情形,我做了个安静的手势,说:“认为小树会说话的坐在我的左边,认为小树不会说话的坐在我的右边,然后请你们说说自己的理由。”结果,大约五分之三的幼儿选择“小树会说话”,五分之二的幼儿选择“小树不会说话”。

辩论开始了,平时懂的很多的健君说:“小树也是有生命的,和小草、小花一样。有生命的东西就会发出声音,所以小树是会说话的。”超超辩解说:“小树没有嘴巴,怎么会说话呢?”“是呀!我们都没有看到过小树的嘴巴。”其他孩子也附和着。这时,雯雯站起来说:“不对,小树是会发出声音的。风一吹,它就发出沙沙沙,嗦嗦嗦的声音呢!就象在唱歌!”于是大家一下子就被雯雯“镇住”了,几乎鸦雀无声。这时,鹏鹏似乎想到了什么,说:“那不是小树叶的声音,是风发出的声音。”这时,媛媛又不紧不慢地回到原来的话题:“小树不会说话,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听到过小树的说话声。”话音刚落,聪明的健君说话了:“小树会说话,但它说的不是我们人的话,是树的话,我们是听不见的。”……孩子们全身心地投入到辩论中,不断碰撞出思想火花,他们似乎更满足于辩论的过程,而不是结果。我始终没有插话,也没有对幼儿的讨论加以总结。在我看来,他们的解释都基于自己的已有经验,还能提供符合自己逻辑的丰富的“证据”,实在超出我的想象。一直以来,我总把自己定位为“导演”,希望自己组织的活动如精彩的演出,而孩子则像“主角”,在我设定的“情节”中不断地有精彩的表演。我总是千方百计地用各种方法引导幼儿接近我的预定目标,把我认为需要掌握的知识“输送”给孩子们,对孩子们的疑惑我也总是竭尽所能找寻答案,甚至在“山穷水尽”时,我也会以“不管小树会不会说话,它给我们带来了美丽的环境,我们都要爱护它”这样的总结性话语“自然”地结束活动。但在这次活动中,孩子们以自己的精彩表现告诉我,他们其实并不需要“导演”。解读孩子们的思维,包容他们的想法,为他们提供一个展示与表达的机会,远比给予他们所谓的知识点更有意义。

鈯欐杩庡叧娉ㄢ滃鍓嶆暀鑲茬綉鈥濄佲滃洯闀库濆井淇″叕浼楀彿銆
鈯欐杩庡垎浜佽浆杞斤紝杞彂璇峰嬁鍋氫换浣曚慨鏀癸紝鍖呮嫭鏈0鏄庛
鈯欑増鏉冨0鏄庯細鏂囩珷婧愪簬缃戠粶锛屼腑骞肩綉缂栬緫鏁寸悊锛屽渚垫潈璇疯仈绯绘垜浠垹闄ゃ
  • 鍒嗕韩鍒版墜鏈/寰俊/QQ

  • 瀛﹀墠鏁欒偛缃戝井淇″叕浼楀彿

  • 333缇庝附绔ヨ瘽鍏紬鍙

  • 涓辜缃慟Q鍏紬鍙

  • 骞兼暀鍦圦Q鍏紬鍙

 
 
教案鎼滅储 銆  銆 鍔犲叆鏀惰棌 銆  銆 鍛婅瘔濂藉弸 銆  銆 鎵撳嵃鏈枃 銆  銆 杩濊涓炬姤 銆  銆 鍏抽棴绐楀彛

鎯宠鍚

浜插瓙鏃╂暀

鐑棬鎺掕

缁熻浠g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