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幼教交流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691|回复: 0

宋代安徽州县官学教育研究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3-1-14 16:26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【核心提示】在宋代安徽各地的文化活动中,城镇扮演了重要角色,各种形式的官办教育基本集中于城镇,尤其是州县城市。州县学是宋代官办教育的主体,尽管其教育对象面向城乡求学者,但这类学校均设在州县,因而成为城市教育的主要组成部分。
  在宋代安徽各地的文化活动中,城镇扮演了重要角色,各种形式的官办教育基本集中于城镇,尤其是州县城市。州县学是宋代官办教育的主体,尽管其教育对象面向城乡求学者,但这类学校均设在州县,因而成为城市教育的主要组成部分。
  境遇辗转
  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记载,宋代安徽州县官学始于宋明道元年(1032)七月,“许寿州立学,并赐九经”,后于景祐四年四月,“赐宣州学田五顷”。宝元元年,应颍州知州蔡齐之请,许颍州立学,除藩镇外,开始准许大州立学。至庆历四年,北宋建国已八十余年,政权日益巩固,经济渐趋繁富,又在范仲淹、欧阳修、宋祁等一批大臣的陈请下,始解兴学之禁,允许天下州郡皆可建学,《宋史·官职志》记载“生徒在二百人以上者,许更置县学”, “于是州郡不立学者鲜矣”。
  南宋时期,随着战局渐趋稳定,绍兴九年八月,诏复淮南诸州儒学官,十三年九月,又命诸州将赡学钱粮拨还学校养士。但因淮北、江淮和皖南地区情况不一,“方是时,淮以北举不知有全书”,塾师只能“以其所忆记授诸生”。刺史州禁止办州学,节度州只能招收十五名学生,防御州额止十名。加上金国统治者不准南方汉人参加科举考试,学生失去奋斗的目标,积极性也自然大减。江淮之间,自建炎终南宋之世,战乱频仍。长期笼罩在战争的阴云下,学校或作或辍,自然无法与社会承平、民户安定的北宋相比。嘉定五年,知安庆府张某“扩建州学,规模之壮,东南诸郡莫能过也”,皖南地区,除建炎间曾一度被金兵攻占外,其后一直在南宋政府的有效统治下,情况最好。大约到了南宋中期,由于经费长期不能正常供给,加之官学本身所固有的局限性渐渐显露,并不断受到学界名流的抨击,原先的光辉慢慢暗淡下来。当时池州州学因为钱粮短缺,不能多养士,只剩下“五七人,或不十余人”。
  址临官衙
  宋代州县官学多修治于州县官衙附近,例如《嘉靖池州府志》记载:府儒学在府治东,宋开宝间知府陈昂建城之西北,后吴仲复迁现址。青阳儒学在县治西南,南宋隆兴二年邑令杨元秉迁今址,元大德间邑令吴廷辅迁县治西。铜陵儒学在县治东,旧在县治西,宋淳熙中邑令林楮移于东。建德儒学在县治西,旧在县治东,宋嘉定间邑令吴渊迁于县治西北。和县在宋代为和州,《光绪和州志》记载:宋时儒学在横江门外。开禧中,安抚耿兴义重修。嘉定中,淮西安抚使赵善湘命教授戚应昌建尊经阁。州县学由本道选属部官吏为教授或学官,负责日常教学和管理工作。而有资望的州郡长官,皆兼提举学事,他们于政事之余,也常到学讲论经史。如《异闻总录》就曾讲到:“陈伯修为宣城守,临政之暇,多在颐白堂讲《易》,宾客拉听者常十数。”《黄干传》也有干“知安庆府,晚入书院讲论经史”的记载。
  学校建筑,一般有宿舍、讲堂、储藏室、藏书阁、孔庙,条件好一点的如宣、徽、池、太平、舒州州学,还备有浴室、刻书库等。晨起,师生先去孔庙祭拜先师,之后再到教室讲诵。学生食宿由校方免费供给,政府拨给的赡学田、赡学钱和社会上热心公益事业人士的捐助,是学校的主要经济来源。教育内容以儒家经典为主,兼习诗赋与时文。熙宁以前,通常采用汉唐旧注。王安石《三经新义》出来后,除元祐时期以外,从中央太学到地方州县学,均改用王学。直到南宋中后期,随着学术流派的迭兴,才开始打破王学一统天下的局面,或讲程朱理学,或讲陆九渊心学,或讲吕祖谦中原文献学,或讲叶适、陈亮事功学,呈现各种学说竞相崛起的景象。朱熹祖籍婺源,因乡谊关系,皖南地区大抵以程朱之学为大宗。
  官办民助
  宋代安徽州县官学之所以发达,离不开地方官吏的重视。宋重文轻武,知州、知县等地方官员均由书生出任,这些儒雅人士一般都较重视教育。南宋初,陈垲知太平州,时淮西难民大量涌入江南,垲“作浮淮书堂以处淮西之民而教之”。隆兴中,知绩溪县叶楠购书二千七百卷,以为县学藏书。淳熙中,知婺源县事林虑献出自家珍藏的《太帝神笔石经》外,又购书一千四百余卷,以丰富学校藏书。绍熙二年,知旌德县事李瞻捐俸钱三十万助学。嘉泰三年,知太平州汤某捐私钱三十万增新校舍。开禧中,知旌德县事李延忠创置学田八十余亩,又捐地税九千缗给学校。嘉定中,知旌德县事方俑收回被灵源寺侵占的学田三百余亩。嘉熙四年,广德军增拨圩田五百亩,以为生徒缮食之资。总之,安徽地方官员在延师聘教、增葺学舍、筹措钱粮、丰富教育资源等方面都做出了努力。
  除此以外,社会人士也慷慨捐助。治平四年,太平州“大姓相劝出钱”建学校,“为屋百间,为防坏之,以待水患。而为田二十顷,以食学者”。砀山县学,肇于唐,毁于五代。北宋元祐年间,富民王惠出资重建。萧县县学,原在县城西北偏远处,绍圣五年,富民窦沔出资,百姓出力,移置于县城南。建中靖国元年,万寿县民集资买田十二顷给学校。
  此外,江南士民向学,自唐代后期已蔚成风气。南唐李氏父子皆留心文教,受其影响,浸淫益广。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曾讲到:南方上等人户,其子弟多修学为举人。熙宁中,刘定知婺源县事,“从学者率常百余人”。绍兴七年,陈之茂尉休宁,“凡邑秀民争北面讲席,户内人满,率坐户外,后至或以无地……邑故应乡书士不半百,自是常过八百人,拔第于庭者踵相蹑。休宁之人益以乡学为先务,蚤夜弦诵,洋洋啾啾,有洙泗之风”。《于湖居士文集》载,“私念宣大郡,民业于儒十五”。士民读书热情非常高,也是安徽江南地区教育事业快速发展、后来居上的原因之一。
  (作者单位:安徽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